慧翔生命學苑
首頁
簡介
腦波頻率
尋寶圖
新書介紹
心理測驗
採訪實錄
減壓舒眠
核心轉化
夢境實驗屋
智慧語錄
與身體溝通
重新誕生
高峰經驗
心得分享
服務內容
活動看板
預約須知
連絡作者
發現生命的活泉 | 找回受傷內在小孩
 
細胞記憶大解祕

- 資料來源:核心轉化 丁美月著

一個傷痛痕跡的指令,在一個特定時刻植入,也可以成為人類記憶的共同傷痛,例如:大地震、火山爆發、戰爭…,然而這記憶傷痛痕跡也是可以被修正及改變。

傷痛痕跡的記憶,就像唱片上的溝紋,而此痕跡貯存在「細胞記憶」,是指它以非常精確聲音記錄、嗅覺記錄、器官感覺記錄,當一旦植入之後,像睡眠一樣躺著不活動,它只要一個有點類似的經驗去刺激,就像一位後座駕駛員,會亂指揮駕駛員,非常輕易地刺激再演出“原來的狀況”。所謂「細胞記憶celluar memory」是指細胞以電磁波來傳送信息,而記憶可以儲存在每一細胞裡,每個細胞就變成了整個身體的全息圖像(hologram),所有器官和細胞都儲存了“信息”。《心臟密碼The Heart’s code》

書中作者保羅、皮爾沙(Paul Pearsall)提及73件因心臟移植手術而移植記憶案件。有一個換心人因接收了捐贈者的記憶,而偵破了一件謀殺案,另一位換心的婦女,開始迷上跟捐贈者生前的嗜好-啤酒、漢堡。

在人的一生中,有數千個傷痕被記錄著,一旦一個傷痕被刺激啟動,其他數百個或數千個傷痕也會呈現,所以當一個人在“無意識”狀態中,任何故意毀滅個人理智及精神平衡,所說的話或所做的事,對當事人沒有任何好處,如當事人感受到痛苦、傷害、生產、手術時,征服想說話的衝動,保持平靜、傾聽與同理,不給予任何的建議,避免觸發底層深埋的炸彈,在無意識、生產、手術、昏迷、淺眠、作夢之時,所說的一切將會影響到當事人。

這是一個我引導欣玟在“胎兒期”細胞記憶庫的過程:

欣玟回到在母親懷孕六個月的胎兒,就聽到母親與父親的爭吵,而且可感受當時母親憤怒的情緒,及身體內分泌的急速反應。

欣玟對這記憶形成一道傷痕,在1-2歲時,欣玟再度看到、聽到及感覺到父母親吵架,這樣記憶的傷痕再度刺激之後,欣玟只要聽到“大聲講話”就會害怕而退縮。而這樣記憶的痕跡,會呈現睡眠狀態,等待“大聲講話”此按鍵輸入時,於是在那之後就形成“感知”,以任何組合出現“害怕”的感覺,接著就出現“衝突的情緒”,然後“退縮的態度”,最後就以“逃避行為”呈現,而此種記憶痕跡,在欣玟7歲時,弟弟哭了,媽媽硬說是欣玟打了弟弟,而她想說又說不出來,她並沒有打弟弟而感到傷心難過,當按鈕完全被按下,她將“再演出”原來狀況。整理欣玟”細胞記憶庫”如下:

欣玟的 逃避行為

7歲,弟弟哭了,媽媽硬說是欣玟打了弟弟。欣玟解釋,但媽媽不相信。真感到生氣。

3-4歲,欣玟在樓梯口,想爬上二樓找媽媽。一位老先生看到大叫一聲:危險!很兇好像在罵人,欣玟很害怕想躲他,愈往上爬。

1-2歲,爸、媽吵架,欣玟感到害怕。

6個月,在媽媽肚子裡,爸、媽吵架,欣玟感到衝突、矛盾。

胎兒最先是一個受精卵細胞,再演化為兩個細胞、四個細胞……變成為82兆左右細胞,形成胎兒體,胎兒的過程記憶,是記錄在細胞,而不是器官,胚胎細胞記錄完整受孕、懷孕的過程,胎兒依據“拓展聽力”波動來記錄,所以,胎兒的聽力,是特別敏銳。母親的負面的聲音、情緒及言行,皆對胎兒有很大的影響,母親生病、父母的情慾亢進、其他傷害刺激…,會被撞擊成“無意識”的傷痕,例如: 母親咳嗽時,胎兒可能會被撞擊成“無意識”傷痕,母親的肚子撞到桌子,胎兒的頭就可能會有毀損,父親與母親爭吵,這種焦急的聲音,就給胎兒一個傷痕的記憶,在懷孕後期,母親提重物,就會傷及胎兒,任何對母親的傷害,都會產生胎兒的傷痕,所以應給予一個懷孕的母親體諒與和諧環境,不讓她提重物,避免孕婦受到震動或傷害,保持沉默,不做言語刺激,以行動協助她,如果母親在分娩時,以微弱聲音呻吟著:「我這是這麼悲慘、就是這麼悲慘」,胎兒就可能輸入悲慘的傷痕 。假如母親受到傷害,而父親是焦慮不安,就會給胎兒一個同情傷痕,所以,胎兒出生後,生存之道就是讓自己受傷,得到父母的同情,如果此傷痕未清除,長大之後,會不自覺弄傷身體,因為受傷可以得到同情。對於一個受傷的小孩或受傷者,不說什麼話,以行動與愛心為受傷者做所有能做的事,健康的嬰兒,來自幸福的母親。

任何企圖墮胎,就會造成胎兒的傷痕,當父母或專業人員進行墮胎,胎兒體驗到巨大的懼怕與痛苦,這是一種試圖殺人的行為,這樣也會防礙到母親與父親的幸福與健康。如果母親與父親很愉快散步在日落沙灘上,胎兒也可以感受到並記錄此份美好的記憶,然而對大多數的胎兒而言,留給胎兒的痛苦傷痕是滿載,所以大多數的人,都有傷心的種子及疾病,而不知道為什麼?

每個人都有“出生”的經驗,是非常深刻!你的大大身體,須用盡所有力量及方法,穿過一個細細小小的產道,好幾百次你都會彈回子宮,經過不斷努力,再用盡所有力量及方法,好不容易抵達產道,卻被狹窄的空間束縛住,掙脫、再掙脫、掙脫、再掙脫、完全像進入一個狹窄的黑洞,不知掙脫多少次才會到。掙脫、再掙脫,終於哇哇落地到人間,你還須轉換不同空間,猛力吸一口氣,放聲大哭,才能活下來,這是多麼深刻的經驗,然而我敢保證,大多數的人都記不得此段出生的記憶痕跡,為什麼呢?因為它太痛苦了,所以選擇暫時忘記,然而若是一位婦產科醫師或一位媽媽就要出生baby這樣出生痕跡,會再度完美演出。受精卵、胚胎、嬰兒、兒童、成人,都是同一個人,傷痕的強度與它被刺激的程度成正比,很奇妙地,當一個人結婚並且有了小孩,或妻子懷孕時,越來越多傷心的刺激,突然間看不到世界上美好的事物,承擔越來越多的傷心,為什麼?

孩子是父母傷痕不幸的接受者,很少人會去清除胎兒期及出生的傷痕,這樣傷痕複製給小孩,我們帶著傷痕已經很久了,難道還要帶這傷痕去摘天空的星星?

如果任何企圖墮胎的人,已對一個出生的嬰兒,烙印很深的傷痕,盡可能在8歲前 ,不再重新引發此傷痕並且清除此傷痕痕跡,嬰兒在出生後得到非常體貼的照顧,未再有衝突、爭吵或放棄孩子類似的刺激,也受到父母的愛,而父母的傷痕也清除,小孩慢慢地長大,會逐漸健康而強壯。

一般人在受孕後24小時,就被記錄在細胞的記憶庫,找到越早“無意識”期間,越可能清除傷痕的痕跡,通常超過2歲之後,是非常難去找到胎兒期及出生傷痕的痕跡,我自己有幾次回溯到胎兒、出生的過程,後來我跟我自己、父親與母親的關係,更加良善而親密了。

若是母親剛受孕、懷胎、出生過程、發生了意外事故、疾病、以及企圖墮胎,會對這些所有感知作了完整的記錄,胎兒就這樣受了傷害?20年後,你的身體生病了,問醫生何時康復?通常是不確定,為什麼?

當母親懷孕時,母親咳嗽,關節炎痛,呼吸道感染、激烈爭吵…等等,結果同時損傷到胎兒或胚胎,形成傷痕的痕跡,而且深深地隱藏在“無意識”的模糊層次,通常,一個人在胎兒、出生或2歲時所產生傷痕的痕跡,被完全清除後,會使當事人獲得解脫。如將最早記憶痕跡連根拔除了,這些肉體或心靈上的痛苦,也會減輕或消失,然而身心有疾病者,依然須要配合醫生的治療與醫學的檢驗。


出生前有記憶的痕跡嗎?





每個人都有記憶的痕跡,而自己又是母親和父親的產物,有著母親和父親的血緣關係,也同時複製他們細胞的記憶,而細胞本身能夠進行體驗,
複製體驗,就像母磁片能製造複製品,全部體驗可以傳給子孫後代,他們長相如此相似,行為及習慣也有相同之處,每一個單一細胞是祖先,後來繁衍無數的後代。

雜阿含經第288:「今當說譬如智者因譬得解,譬如三蘆立於空地,展轉相依,而得豎立,若去其一、二亦不立,若去其二,一亦不立;展轉相依,而得豎立。識緣名色亦復如是,展轉相依,而得生長」。簡而言之:識(投胎識)→名色(懷孕)→出生後,彼此關係就像三根蘆草相依豎立。

《中阿含經157》記載:
「我(佛陀)已得是如是定心清淨,無穢無煩,柔軟善住,得不動,心覺憶宿命智通作
證,……
我(佛陀)已得是如是定心清淨,無穢無煩,柔軟善住,得不動,心覺生死智通作證,……」

找出最早的痕跡,可逐步溯源至童年、嬰幼期、幾百年前、幾千年前、幾萬年前、幾億年前…,至宇宙意識的核心狀態。

因無意識或情感是被封鎖阻礙起來,

要去除細胞的記憶時,須在一個人半睡狀態或意識降低時,當呈現“昏睡”、“咕咕地?些傻話”、“肢體亂動” 、“打哈欠” 、“流眼淚”、“作夢”…,這是轉化的非常重要時刻,

依照經驗,先叫醒他第一個記憶的痕跡之後,並清除隨後發生的記憶痕跡,它們是一次又一次地詳細敘述每個感知的反應,重覆敘述每一個痕跡,直到它消失,

找到最早記憶痕跡,最後進入“核心狀態”,帶著“核心狀態”然後輕輕地碰觸“傷痕的痕跡”,就會爆掉或消失,就像支流分離的乾枯河床,和它鮮活的源頭聯繫,然後將這源頭活水,依次灌入乾枯河床

改變一個人在時間上傷痕的痕跡,須要相當愛心、耐心、勇氣及時間,往往因它埋藏地很好而遺忘,越早無意識期間越難,除非“用心覺察”及“勇氣”才有可能。

你重覆用語、重覆情緒、重覆行為、重覆問題、重覆感冒、重覆關節炎……,重覆絕望,重覆意外事件發生,………你發現到什麼?

以下個案是我引導欣玟,轉化她逃避的所為,循著痕跡,穿越童年、胎兒期與出生前相似記憶痕跡,最後進入核心狀態融化傷痕。

 症狀: 逃避行為→第1層→第2層→第3層→第4層→第5層→…核心狀態。

 欣玟? 逃避行為 喉嚨

 when--民國92年10月6日

 where—在公司

 who—與建國

 part--喉嚨


7歲,弟弟哭了,媽媽硬說是欣玟打了弟弟。欣玟解釋,但媽媽不相信。真感到生氣。

3-4歲,欣玟在樓梯口,想爬上二樓找媽媽。一位老先生看到大叫一聲:危險!很兇好像在罵人,欣玟很害怕想躲他,愈往上爬。

1-2歲,爸、媽吵架,欣玟感到害怕。

6個月,在媽媽肚子裡,爸、媽吵架,欣玟感到衝突、矛盾。

民國7年,欣玟與建國是一對年輕的貧苦夫妻,住木頭屋的小房子。建國是一個讀書人,家計全落在欣玟一人身上。兩人爭吵,欣玟罵建國不事生產、好吃懶做,建國因而離家出走。10年後,先生種田養活全家,然而欣玟卻感到失望和難過。

明朝,住在四合院,先生是一個身材肥胖的商人,穿著長袍馬掛,太太(自己)要送他出遠門,將離別一段很長的時間,心中湧現等待時的冷冷清清。

商朝,是一個男子,穿著破爛,無袖上衣、七分褲捲至膝蓋,為了生活在田裡耕種,並不想要如此生活,又沒有辦法,感覺很苦。

夏朝,也是一個男子,衣服破了、褲子也破到大腿處,在森林裡以獵小動物為生,並不喜歡打獵,祇是為了求生存須到處獵捕,感覺很辛苦。

新石器時代,是男子身穿獸皮,以打獵為生,但獵物不易尋覓。有家人妻兒各一,住在山洞裡,生火煮食,感覺很辛苦卻也很幸福。

7萬年前,是一隻吃草的恐龍,獨自東張西望找不到朋友,感覺很孤獨。

60億年前,宇宙中有很多行星、太陽,自己是漂浮在宇宙中的粒子,很輕的一點,有一點宇宙思想,似乎進入一種空無狀態。

5千億年前,是很亮的一團白色光源。

在每次轉化都要努力到達“最早的痕跡”直到當事人肯定已經找出“最早傷痕的痕跡”,一旦到最早傷痕的根源接下來,傷痕會一個一個重新經歷清除“最早傷痕的痕跡”所有傷痕最後也會消失。

傷痕是含有情感負荷、內分泌反應、非分析知覺、封鎖回憶、脫離時間軌跡,企圖控制聲音、肌肉、身體的其他部份、有強迫或抑制的情況,它會帶來情緒痛苦、關閉生命力、失去動力、個性障礙、喪失知覺、肉體痛苦、受到傷害、疾病…等等。通常當事人處在虛幻或童年期的幻想,不能正視自己的環境及現實,也不能在時間軌跡移動或轉移,所以並不能夠輕而易舉碰觸到傷痕,這須要時間、耐心與勇氣,然而持續一次又一次溯源,一次又一次溯源到胎兒期區域,找出最早的傷痕,並清除它,然後其他的傷痕會自動展開,再繼續清除其他的傷痕,使它不再複現。面對現實,探索它、經歷它、到達它、清除它、超越它。

※有關此方面訊息,洽詢電話:02-2368-8901? e-mail:life2368@hotmail.com
 

 

 

※有關此方面訊息,洽詢電話:02-2368-8901? E-mail:life2368@hotmail.com